圖、文:廖小花 編輯:50+1

#初識坪林山水間的茶鄉密境

到達坪林是清晨九點多,陰雨罩不住好心情,眺望山間飄蕩的雲霧,簡直神清氣爽!

第一站是坪林老街,上山時經過當地國小,操場中間竟停著幾隻鷺鸶,或坐或立,形態優雅,本以為是雕塑,但一想不對,哪有人把雕塑架在操場中央的,小朋友們還得踢球呢!

老街中心是供奉著玄天上帝和保儀大夫的保坪宮,在大文山區,茶農傳統習俗,每年都會請保儀大夫出巡茶園,管理病蟲害,祈求茶葉豐收。特別的是,保坪宮也迎媽祖,「媽祖五年才來一次。 很多很多年前,這裡發生了嚴重蟲害,大家走投無路請來媽祖,結果病蟲害就這麼消失了,而這一傳統就保留到了現在。 」

今天的導覽是坪林人氣餐飲文創店”坪感覺”的老闆阿德,七年前決定在坪林創業,還迎娶了賢慧俊俏的坪林姑娘,和老婆一起在坪林打拼。兩人不但將店經營的有聲有色,還協助老街與坪林青農宣傳行銷。

包含坪林在內的大文山堡區域都是包種茶產地,坪林山清水秀,氣候溫潤宜人,梯田式的丘陵利於排水,生物多樣滋養肥沃的土壤,讓這裡的包種茶香氣獨特、品質特優。

“坪”的意思是一條溪的兩岸,私以為坪林茶好,但有坪林水加持,才是真正地好。阿德開玩笑說:「這邊的北勢溪翡翠水庫是臺北的備用水庫,所以坪林人都講:我們喝不完的水,就留給臺北都市的人喝。 」

“林”是山林,坪林依山傍水、好山好水,一年四季都有不同景觀,春天看山櫻杜鵑百花爭鳴鳥語花香,夏天騎腳踏車觀賞螢火蟲,秋天登山露營賞秋葉,冬天萬物蟄伏萬籟俱寂,朝拜雲深不知處的天佛禪寺別有一番意境。

為了保護當地生態,坪林限制蓋娛樂場所、工廠、電影院,所以這裡沒有任何商業和速食文化的氣息,只有一望無垠的幽靜森林和雲霧繚繞中的茶樹梯田。

「一般人聽說坪林,都會說坪林我知道啊,在大坪林捷運站嘛!」 阿德把我們逗得哈哈笑。

從前行經北宜公路的人,一定會在坪林落腳小憩,但現在,「交通改變了坪林的生態,雪隧建立之後,坪林就被大家錯過了。 坪林曾經有一萬多的人口登記,現在只剩六千多人,實際居住只有3000人。 」 。

老年化和少子化的雙重挑戰帶來產業沒落凋零,坪林成為一個都市和後花園之間,「不山不市」的地方。

     #茶青回流在地創生,坪林的再生和希望

老一輩阿公阿嬤總是說:”唉,坪林沒有希望了,都沒有人來! “但當說到坪林茶葉時。 他們又立馬振奮起精神,自信傲嬌地拍拍胸脯:坪林茶是最好的茶!

“開發一個地方,不是看這裡缺少什麼,而是看這裡還有什麼,發揮到極致。” 阿德神情堅定地說。

是啊,雖然人變少了,但是相對的,坪林的污染也變少了。 對於茶葉的生長來說,倒是天時地利的好條件!

茶青偉毅向我們介紹自己家的百年老傢俱

在坪林自然生態韜光養晦的同時,一群坪林的年輕人陸續地回到這裡,背井離鄉或許帶來物質的充足,但內心卻總是漂泊無依,他們意識到茶才是身為坪林人的使命和羈絆,

放棄現有的一切,毅然決然回家鄉深耕,學制茶,説明坪林年長的茶農,運用科技和網路行銷推廣坪林好茶,為坪林茶產業帶來新的動能,用實際行動回饋家鄉。

百年老茶店”滴滴香”的店長偉毅也是回鄉茶青之一。 他就讀觀光系期間去國外參展,看到日本的抹茶可以做得這麼豐富多樣,才忽然想到,為什麼我們台灣的茶葉不可以呢?

“台灣烏龍茶發酵後可以很迷人很細緻,融入食品當中,是很不錯的結合。” 說著,他拿出自家創新的茶味爆米花供我們嘗試。

我問偉毅為什麼店名叫滴滴香,他說是當年阿公賣的茶的其中一個品種,就叫滴滴香,爸媽製茶出身,姐姐幫忙設計包裝,偉毅負責行銷宣傳,滴滴香是這戶人家共同守護的事業。

就茶來說,臺灣某些特種茶的改良,有諸多經驗值得學習。 臺灣的在地創生小而美,有精緻、高品質的產品,但受限於市場和物流通路成本。

兩岸若能優勢互補各取所長、互相學習綜合的話就太好了。 畢竟這是能改善社會困境,造福一方百姓的永續事業。

本文引自走进坪林茶乡,发现台湾包种茶背后的故事